EN [退出]
2017台风杭州>中国新闻

_“开胸验肺”农民工移植双肺 留遗书揭维稳黑幕

2017-10-21 01:04
医生称术后的张海超恢复得不错。 受访者供图

医生称术后的张海超恢复得不错。受访者供图 南都讯记者孙旭阳 4年前“开胸验肺”的河南农民工张海超,现在正使用另一个人的双肺进行呼吸。6月28日,张海超在无锡进行了双肺的移植手术。昨日,主刀医生告诉南都,张海超术后恢复顺利。

在移植手术前一天,张海超在电脑上敲下了一篇1500多字的公开信,披露在4年前,郑州市官方为了安抚当地尘肺病人,要求张海超签订“阴阳协议”,将120万元的赔偿金,隐瞒为61.5万元。

10小时“换肺”

张海超的“换肺”手术是在无锡市人民医院进行的。手术由该院肺移植科主任、著名专家陈静瑜教授操刀,持续了10个多小时。陈教授介绍,张海超的双肺移植手术难度很大,严重的尘肺致使其肺叶内有大量结节,又因为4年前的“开胸验肺”,使得张海超右肺与胸膜部位产生粘连,切除非常困难。正常情况只需半个小时,张海超则切了2个多小时。

正是右肺的粘连,导致张海超自春节起就发生气胸现象,随时有生命危险。2月14日,他住进河南省胸科医院,保守治疗两个月,病情不见好转。4月中旬,在北京专家的建议下,张海超转院无锡,等待肺移植手术。由于肺源短缺,张海超需要的B型血供源又比较少,等了两个多月才轮到手术。

“手术中,张海超出血较多。”陈静瑜教授说,“不过他相对年轻,目前恢复得比较不错。”

冒严寒外出致病重

手术后,张海超吸氧吸到7月5日,过了一两天后又拔掉了所有的导流管。“我现在没有确切的出院时间,医院对我非常照顾,要求我必须养好身体再走。”张海超说,他身体目前没有其他不适,只是胸腔内比较疼痛。

去年11月,张海超曾告诉南都记者,他不会选择肺部移植手术,一来过于昂贵,二来必须终身服药,并且行动不便,“生不如死”。在今年春节,旧伤导致气胸,使张海超改变了念头,因为“我舍不得我的父母和女儿。”

张海超曾被医生叮嘱冬天不能外出,注意保暖。但在去年冬天,因为“托孤”风波,张海超远赴北京等地接受媒体采访,又应其他尘肺病农民工之托,介入数起案件维权,致使其病情迅速恶化,到了不移植双肺就威胁生命的地步。

“医生告诉我,以后必须要万分小心了。”张海超说,但他也表示,会换种方式继续帮助患有尘肺的病友,“他们太可怜了,我不能坐视不管。”

医生告诉张海超,双肺移植病人的存活期因人而异,“欧美有存活一二十年的,中国病人普遍要短一些。”

张海超生于1981年,目前父母都有重病,女儿只有7岁。

留“遗书”揭维稳真相

7月8日,张海超给南都记者发来一封邮件,名为《我和工友高额赔偿的台前幕后》,自爆4年前,“开胸验肺”引起轰动后,曾迫于官方维稳的压力,隐瞒了真实的赔偿金额。

“6月25日,我接到28日要手术的通知,27日我把写好的公开信传给一个朋友。”张海超说,他告诉朋友,如果手术失败,则授权其公开传播。

这封1500多字的公开信称,4年前“开胸验肺”之后,河南省各级领导高度重视,要求尽快处理此事。涉事的新密市振东耐磨材料有限公司患病人数多达数十人,患病时间又不一,一时间齐聚索赔。为息事宁人,新密市、镇各级领导配合单位进家入户,商讨赔偿事宜。

“我从拿到职业病诊断结果,鉴定为三级伤残那时起,各层领导不分昼夜,多次耐心到家中商议赔偿……”因为深知后期医疗费用昂贵,又无工伤保险,张海超索赔200多万元,多日无果。

至2009年8月31日,张海超听说第一批确诊尘肺的工友高水武、尚文革、王有才等都签订了赔偿协议,数额从27万元到31.5万元不等。“商议多日无果,有多名领导及单位工作人员曾多次暗示,多名工友赔偿已经结束,我已接近孤军奋战。媒体关注热度逐渐下降,这样长期僵持下去,对我没有任何好处。”

在维稳压力和家人的劝说下,张海超与振东公司达成协议,后者赔偿120万,但张海超不能起诉隐瞒其体检结果的新密市防疫站,和曾误诊他的郑州市职防所,还不能对外公布真实的赔偿数额。

2009年9月16日,双方签订赔偿协议。该赔偿协议共计三份,第一份显示赔偿金为61.5万元,第二份显示镇政府补贴28.5万元,第三份称市政府发放救助款30万元,合计120万。第一份为一式三份,单位、调解部门和张海超各保存一份。“后两份只有单位保存,没有给我,说给我没用,也可以防止我对外公开”。

共计120万元的赔偿金,由振东公司的账户分两次转给张海超,签协议前转入90万元,之后转入30万元。

吁请关注尘肺病人

事后数月,张海超与第一批赔偿的工友们沟通得知,大家签的其实都是“阴阳合同”。“因为我和工友配合他们隐瞒真实赔偿数额,确实降低了单位的经济付出和领导的工作难度,后者大多拿到十几万二十几万的赔偿金。”

张海超同时认为,“虽然这几年配合官员及单位,隐瞒高额封口真相,但从未做出任何损人利己的事,并且也从未接受过社会任何好心捐款。”

4年来,张海超撑着病体,活跃在全国各地的尘肺病人维权现场,曾直接接触尘肺病群体数十个,多次自费出车出人,为河南的尘肺病人送药送制氧机。2010年2月,他还从赔偿金中,拿出1万元捐给中国煤矿尘肺病治疗基金会。

张海超目前面临的难题是,即使赔偿了120万元,在这次双肺移植之后,也已经只剩下30多万元,他接下来的日子还必须定期服用抗排斥药物,断药就有生命危险。“加上药费和女儿琪琪的学费生活费,一年需要近10万元。”

张海超说,他这次公布真实的赔偿,“是希望以后全国能以此赔偿标准为起点,给每一位尘肺病人一个重生的机会,也让他们的家庭生活多一点点保障”。

郑州市官方数名知情官员,证实了张海超所述。新密市政府新闻发言人李绍光表示,处理张海超事件的各部门领导,4年来大面积调整,目前都联系不到,无法查证此事。振东科技有限公司(该单位现名)办公室则拒绝回应张海超说法,称领导也都联系不到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71272.szielang.cn/roll/prchy2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0-21 01:04

错嫁良缘5燎越追凶阅读  小学生作文搞笑  星巴克官网杯子2017  wwe美国职业摔角真打吗  死海不死阅读答案6年级  光纤光缆  七年级美术教案  新垣结衣在日本算几线  偷影子的人书评  朱媛媛照片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“开胸验肺”农民工移植双肺 留遗书揭维稳黑幕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黔东南存在